首页  »  小说 »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第四章)】 【作者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第四章)】 【作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自行辨别,祝大家生活性福!

  别墅的二楼有三个房间,方樱的房间靠西,楼梯上去就是。一进房间,方樱就抢走了青华的电脑,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青华开农场,为了升级快,她还给青华开了会员。然后加了青华的号,还把青华的号告诉给了她的几个死党,当然是叫她们也去偷青华的菜。青华很无语,方樱则很兴奋,因为她的几个死党都还没上网呢,以前都是她们笑话她,上网太晚,时间太短,今天方樱就要在线等她们。方樱收好了菜,回头对青华说道:“小龙,你现在是不是每天都玩电脑?”青华点了点头,方樱很羡慕,让青华每天上网种菜给她偷,但不能偷她的菜。

  方樱进房间后就脱了校服,穿着韩版的针织T 恤。T 恤很有弹性,尤其是胸部地方,方樱这时候坐直了上身跟青华说话,衣服被她绷得有些紧,凸起的曲线表明她的胸部已经初具规模,相信用不了多久,她的乳房就会为她身上的焦点。青华不由得想起了夏竹衣,那丰挺的胸部不停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青华的目光从方樱的胸前闪过,眼中闪过一丝狼性的光芒。

  青华跟踪过方达明一段时间,对方达明也算熟悉。虽然方达明现在老了,但仍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帅气。方樱的长相融合了方达明和夏竹衣两人的基因,既有夏竹衣的柔美,又遗传了方达明的一股英气,这一点尤胜方兰。不过现在方樱才上初中,还是小女孩的气质,她现在最吸引青华的还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嫩得几乎透明的肌肤配上精致的五官,就像个活洋娃娃一般。轻轻一笑,脸蛋上便有两个小酒窝,很浅。青华心头一震,方樱的酒窝让青华想起了他的姐姐,他姐姐笑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浅酒窝。

  青华伸手想去摸方樱的脸颊,方樱正跟他说话,看到青华把手伸到她眼前,微微侧过头去,问青华干什么。被方樱一问,青华回过神来,青华用手指着方樱的酒窝处问道:“小姨,你这个是什么?”方樱见青华问她脸上的酒窝,有些得意地说道:“这是酒窝,小龙,小姨的酒窝好看吗?”方樱说着咧嘴一笑,又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青华点了点头说好看。

  方樱教青华打牌,其实方樱的牌技很差,让青华不敢恭维,只是青华还要装出一副很膜拜的样子边看方樱打牌边听她讲。第一副牌,方樱拿了副好牌,方樱叫了地主后很轻松就赢了,让方樱甚是得意。结果第二副牌,方樱一连出错两次牌,原本能赢的牌输了,方樱就怪手气不好,抓了副烂牌。青华跟在旁边也叫烂牌,好叫方樱输得心安理得。

  方樱玩了几副就不玩了,点了她自己爱玩的游戏。方樱的性子比较活泼,一边玩游戏还一边和青华说话。别看住在大院的都是达官贵人,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少,即便有也是虚伪的客套。与方樱年纪相仿的人就更少,方樱知道身边的大外甥有点智力障碍,可她平时也没人说话,所以也不管身边的大外甥能不能听懂,她都和青华说着话。

  青华只是“噢噢”的点头回应,也许是青华认真的回应,方樱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她把学校里的一些事情都讲给青华听。青华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听方樱一讲,青华又想起了他上学时候的事情。听到这里,青华突然对方樱说道:“小姨,你能不能带我去上学?”青华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说了,他就是要让方樱有种他想跟她去上学的感觉。方樱看着青华只是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

  因为方达明和方兰回来都要很晚才能回来,所以晚饭是不可能早吃的。青华和方樱房间里玩了一个多小时都没人叫他们,最后还是夏竹衣忍不住了,上楼来叫他们。“小樱,多复习复习功课,别老想着玩游戏。”青华抬起头,看到夏竹衣板着脸站在门口。这时候夏竹衣已经换了件淡黄色的外套,外套敞着,露出里面的绣花衬衫。那衬衫并不花梢,但黑白的色调加上漂亮的花纹,很有视觉冲击力。刚才在楼下的时候,青华只看到大半个领子,如今看到夏竹衣穿着衬衣,双乳丰挺,将衬衣撑得鼓鼓囊囊的,双眼都要发直了。青华不敢都看夏竹衣,装着很爱玩游戏的样子盯着台子上的电脑屏幕,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夏竹衣。

  “知道了,我才玩了一会儿,刚才我都在教小龙打牌的。不信你问小龙,小龙,你说是不是?”方樱玩得正高兴着,哪肯停手。青华并没说话,只是“嗯嗯”地不断点头。夏竹衣看着青华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小樱,再玩十分钟就下楼啊,你爸就要回来了。”说完再不看青华转身就离开了。在转身的那瞬间,青华看到夏竹衣那浑圆饱满的屁股,看上去比方兰更丰满,更诱人。夏竹衣穿着乳白色的直筒裤,屁股那处包得很紧,下面则比较宽松,裤子也不厚,被光线一照,隐隐能看到裤管里的双腿。青华连忙看向电脑,不再想夏竹衣和方兰,要是再想下去,他的鸡巴肯定会硬起来。青华看夏竹衣的表情,知道她很讨厌以前的方玉龙,难道是因为方玉龙傻的原故?青华跟方兰生活了大半个月,也了解了方玉龙的大概情况,虽然傻,但还是有点智力的,而且方玉龙不喜欢说话,应该不会让夏竹衣这么讨厌。

  说是玩十分钟,因为方达明没回来,方樱又玩了有半小时才罢手,合上电脑脸上还带着微笑,看样子是玩得爽了。两人下楼的时候,方达明正好也回家,这是青华第二次与方达明面对面。上次在酒店,青华并没有仔细方达明,这回看得仔细,发现方达明真的有些老态了,至少比电视上看上去老了些。方达明见青华跟在方樱后面便朝他招了招手:“小龙,来,坐到爷爷这边来,爷爷有话问你。”

  与夏竹衣的冷漠相比,方达明要热情多了。上次方兰跟方达明说过摄像头的事情后,方达明立刻叫人调查了冬梅两人,才知道是虚惊一场。不过方达明这段时间再也没去湖山别墅看过方家母子,现在看到青华样子挺精神,方达明就想问他最近的情况。当然,方达明不会问什么高深的事情,只是问青华方兰每天晚上让他做的题目他能做对多少,现在家里的保姆叫什么。青华如实告诉了方达明,方达明和夏竹衣听了都有些惊讶,方兰竟然带儿子去上班。

  “小龙,你跟妈妈去上班,怕不怕?”青华摇了摇头说:“不怕,小燕姐姐对我可好了,带糖给我吃,还和小姨一样教我玩游戏。”方达明愣了下,才想起方兰的秘书就叫小燕。方达明看着青华沉默起来,难道女儿说的是真的?傻孙子开窍了,慢慢变正常了?因为以前方达明和方玉龙交流的少,这一次青华的表现让方达明感到傻孙子在语言表达上进步了很多。

  没多长时间,方兰也回来了。吃晚饭的时候,方樱问方兰去哪里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不等方兰回答,夏竹衣便说道:“小樱,你大姐手里有公司有工厂的,可忙了,可不像妈这么空。”青华知道夏竹衣在省工会任职,上班是可去可不去。不过听夏竹衣说话,完全不是再说方兰忙,言语间尽是不满的情绪。青华恍然大悟,怪不得夏竹衣讨厌方玉龙,人傻是一个因素,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方兰。

  夏竹衣出身平民家庭,家境普通,夏竹衣嫁给方达明后,这种情况改变了,靠着方达明的门路,夏家开始发达起来,也过上有钱人家的生活了。但方达明所给的这种好处的大头都被方兰捏在手里,方兰丧偶,又只有一个傻儿子,手里却控制着这么多资产,这让夏竹衣心里极不平衡,她可是生了个灵巧的女儿,难道比不上方玉龙那傻小子?所以夏竹衣一直想把方兰手里的资产给夺过去。为这事,她可没少在方达明耳边嚼舌头,可她完全不知道,她只是方达明和方兰的掩护伞,方达明怎么可能为了她而去得罪方兰呢。方达明对夏竹衣说,方樱还小,等她长大了,再叫方兰分些产业给她。夏竹衣气得干瞪眼,可又无话可说。她想夺方兰手里的资产,并非全为了女儿方樱,更多是为她自己考虑。她比方达明小了近二十岁,说句不好听的话,方达明哪天去了,她的日子还长着呢。那时候怎么办?过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难道还退回去过苦日子?现在她和方兰关系就不算好,到那时候方兰还会给钱她化?只怕连方樱的日子也不好过。夏竹衣只能在心里暗骂方达明偏心,又不敢明着说,方达明在家里还是有绝对的权威的,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儿,夏竹衣虽然漂亮,可离开了方达明,她什么也算不上。

  五人吃饭,方达明和方兰装作没听到夏竹衣说话,青华是装傻,也只有方樱没听明白夏竹衣的话,对着方兰说道:“大姐,你以后要是忙得话,就把小龙送这里来吧,刘婶会照顾好他的。”青华知道方樱想什么,他来了,她就能以种种借口玩游戏了。方兰则是笑着对方樱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方兰问青华在爷爷家里都做了些什么。青华说小姨教他打牌了,还给他讲学校里的事情。“妈妈,我要跟小姨去上学。小姨说学校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另外四人听倒青华说要跟方樱去上学,都愣住了。方兰有些难过地对青华说道:“小龙,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不能跟小樱阿姨去上学的。”

  “妈妈,我为什么不能去上学呢?小姨说学校很好玩的,我要跟小姨去上学,让小姨教我。”青华使出他的“傻劲”,赖在方家不肯走,就是要和方樱一起去上学,让方樱教他。方兰没办法,只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叫方樱住到湖山别墅去,每天放学后可以教青华一两个小时。这个方案遭到了夏竹衣的反对,说这样会影响方樱的学习。

  “怎么会呢,小樱过去我会督促她学习的,再说她教小龙也费不了什么心思。我们都不知道现在的学校是怎么教孩子的,小樱正好知道。再说前阵子我带小龙去找保姆,找了两天小龙都没看上个人,难得他喜欢小樱教他,就让小樱过去住一阵子吧。小樱,你愿意到大姐那边住几天吗?”方兰没理夏竹衣,只是看着方达明,然后又问方樱。

  方樱当然愿意了,住到湖山别墅就没人管她了,每天都可以上网玩游戏。湖山别墅建成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方樱只去过一次,还是方兰搬家的时候。那时候也是初夏,方樱对湖山别墅向望的很,因为别墅前面有漂亮的小花园,后面有还有一个游泳池。这里的夏天特别的炎热,泡泳池是最写意的消暑方式,方樱想去游泳的时候,夏竹衣总是嫌公共泳池太脏,不愿意多带方樱过去。方樱就说去湖山别墅,结果却遭到夏竹衣一顿骂,方樱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不喜欢大姐家的别墅,从不肯带她去住。现在大姐提出来带她过去住,她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方达明见方樱愿意过去,便也点头同意了。夏竹衣见方达明同意,知道她是没办法阻止了,便叮嘱方樱住到那边后别老想着玩游戏。方樱上楼收拾好她的东西,还要拿几套换洗的衣服,方兰就让她拿一两套就好了,周末她们上街去买新的,方樱一听,心里头更高兴了。青华看到方樱的笑脸,脸上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诡笑,仿佛已经看到美少女躺在他身下呻吟。

  离开的时候,方兰让青华跟方达明和夏竹衣打招呼离开。让青华叫方达明爷爷,青华本是极不情愿的。他不叫,方兰和方达明也不会多在意他。但为了表示他想让方樱教他,青华表现得很高兴,叫了声爷爷和夏奶奶。方达明听到青华叫他爷爷,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对着青华说道:“好孩子,回去要听妈妈和小樱阿姨的话。”夏竹衣虽然不想女儿跟着去,对青华也很冷淡,可方达明表现得很高兴,青华叫她的时候她也应了声。青华眼光扫过夏竹衣的时候,狠狠盯了一眼她的胸部和臀部。他叫夏奶奶的时候,脑子里就想着夏竹衣丰满的奶子和浑圆的屁股。青华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蹂躏“夏奶奶”的奶子和屁股!

  方樱住进别墅后,青华和方兰就收敛了很多,方兰警告儿子,不能在方樱面前说到吃奶子和骑马的事情。这可苦了青华,每天看到方兰和方樱妩媚的身影只能干瞪眼。为了能占有方樱,青华还是忍了下来了,还每天都认真听方樱给他辅导功课。

  星期六下午,方兰带方樱和青华去逛街,方兰给方樱买了好几套夏天的衣服,三人逛了半天,回去的时候方樱直喊累,说连路都走不动了。方兰说累的话晚上早就睡,明天再辅导青华功课。到了晚上,方樱果真早早就睡觉了。方兰打开方樱的房门,见方樱睡熟了,便溜进了青华的房间。前阵子和青华放荡了半个多月,方兰熟女的情欲完全被开发出来,现在有方樱在,方兰不能像以前那么随意,只能晚上偷偷摸进儿子的房间。

  青华还没睡着,见有个人影进他房间,不用想也知道是方兰找他去了。果然够骚够淫,才两三天就憋不住了。青华没想到,他这两三天也是尽想着和方兰性交的事情。

  “宝贝,你睡着了吗?”方兰走到青华身边,轻轻摇了摇青华的身子,青华装作睡着了,没理方兰。方兰见青华没动静,以为青华真睡着了,便上床脱掉了青华的内裤。黑暗中,一只柔软的手抚摸着青华的肉棒,肉棒很快就硬了起来。“嗯……妈妈……”青华假装刚刚醒来。方兰听见儿子叫她,抬起头来对青华说道:“好宝贝,妈妈今天来陪你玩骑马,好不好?”

  “好,妈妈开灯,我看不见。”

  “不用开灯,今天妈妈来。”方兰说着掀起睡裙坐到了青华身上,扶着青华的鸡巴在她胯间摩擦,最后找准了位置,屁股向下一沉,龟头就顶进了她的肉穴。“啊!”母子两人都发出沉闷的喘息声。方兰缓缓坐下,很快就将青华的鸡巴都吃进肉穴之中。黑暗中,青华看不清方兰的脸,只能看到她的身影,方兰在他身上扭动着身体,带给他一阵阵的快感。

  方兰抓住青华的双手,带着他伸进她的睡裙里,按在了她的乳房上。青华捏着方兰的乳房说道:“妈妈,你的奶子正软。”心里却叫着,方兰,你真骚!方达明,我在奸你女儿了!青华挺着屁股,用力顶着方兰的肉穴,将方兰顶得一颠一颠的。

  “嗯,好儿了,想吃妈妈的奶子吗?妈妈拉你起来。”方兰抓着青华的胳膊往上拉,青华顺势就坐了起来,抱住方兰的脖子,在她嘴上亲了起来。方兰很配合青华,把舌头伸到他嘴里仍她吮吸,直到她的舌头发麻,青华才松开。方兰一边扭动身子一边脱了睡裙,托着沉甸甸的乳房塞到青华嘴里。“好儿子,快来吃妈妈的奶子吧。”青华当然不客气,咬着方兰温暖柔软的乳房用力吸起来。“啊!”方兰仰起头,极力控制着自己。因为方樱在,她不敢像前几天那样大声叫出来。

  青华咬着方兰的乳房,双手抓着方兰的屁股,两人不断挺动着身体,发出了“兹卟兹卟”的水声。那声音更加刺激着青华和方兰,两人紧紧抱着对方,扭动着,整张大床都跟着两人摇晃起来。直到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方兰的肉穴深处,两人才颤抖着拥抱在一起,慢慢地平静下来。此后每隔两三天,方兰等方樱睡着以后就会溜到青华房间里,来一场母子极乐的欢爱。

  青华在方樱的教导下,智力一点点的开发出来。方兰考了他几次,每次都有些进步,比之以前她教的时候更是进步良多。方兰看到结果,也不管方樱在不在旁边,就抱住青华在他脸颊上亲了下,“宝贝,你终于开窍了。”这个时候,方兰流泪了,不是演戏,她真是高兴得哭了。方樱看到大姐这般模样,眼睛里也酸酸的,只有青华一脸的傻笑地看着方樱娇美的脸蛋。

  方樱在湖山别墅住了半个多月,月底的时候被夏竹衣强制叫了回去。这半个多月,青华的智力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方樱回去后,方兰带青华去做了测试,测试人员告诉方兰,她儿子的智力水平在十到十二岁之间。方兰听到这个消息可高兴坏了,以前儿子的智力水平一直停留在八到九岁,没想到这一次提高这么多。

  回到家,母子两人自然是狂欢一场,那呻吟声、叫喊声、喘息声响透了整个别墅。可是第二天,方兰就发现了问题,儿子一整天都显得闷闷不乐的,也不像前几天那么爱说话了。“宝贝,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晚上睡觉的时候方兰把青华抱在怀里。

  青华看着方兰点了点头,方兰见青华只点头不说话又连忙问道:“宝贝,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妈妈说吗?”

  “妈妈,我想跟小姨骑马。”青华的头枕在方兰的乳房上,说话的时候他仰起了头,看着方兰的表情。方兰吃了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青华的肩膀说道:“宝贝,妈妈去上班的时候你没跟小樱阿姨说骑马的事情吧?”青华摇了摇头说:“妈妈不让小龙说,小龙没有说。”方兰松了口气,看着青华突然又笑了起来。想到青华学性交的事情特别快,方兰便以为是本能的缘故。儿子都十八岁了,想女孩子件很正常的事情。方樱虽然还小,可也早发育了,能吸引儿子的注意力是很正常的事情。“宝贝,你是不是很喜欢小樱阿姨?”

  青华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方兰会不会为了他而把方樱拉下水。他知道方兰很在乎他的智力开发,如果方樱不在,他不肯用心学习,方兰肯定会把方樱叫回来,至于把方樱拉下水,青华就不敢保证了,毕竟这牵扯到方樱,方兰会很谨慎。

  “宝贝,难道妈妈不好吗?你不想和妈妈玩骑马了?”方兰抱着青华,把青华的脸紧紧压在她胸口上。骚货!青华在心里骂了句。他也抱着方兰,然后像乖孩子一样说道:“我喜欢妈妈。”

  “哪小樱阿姨呢?妈妈好还是小樱阿姨好?”

  “妈妈好,小姨她要骂我。”方樱当然没有骂过青华,只是在青华“笨”的时候语气重了点,方兰自然明白儿子的意思,又问青华:“哪你还想跟小樱阿姨玩骑马吗?”青华仍旧点着头。方兰咯咯笑了起来,脱了睡裙把一个乳房塞到青华嘴里:“你这个小坏蛋,来吃妈妈的奶子,别想小樱阿姨了。”青华咬着方兰的乳房,也不知道方兰心里是怎么想的。方兰被青华吸着乳房,很快就动了情,抱着青华躺到了床上,分开大腿将青华缠住了。青华脱了裤子,挺着肉棒就钻进了方兰那湿淋淋的阴道,两人又是番大战。

  方兰躺在床上,看着已经睡着的儿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儿子再回到以前那样,那可怎么办?难道真让方樱陪儿子玩“骑马”?一个念头从方兰心头闪过,方樱那小妮子是狐狸精的女儿,谁叫她勾引爸爸来着,就叫她女儿伺候我儿子!如果过两天儿子还是不开心,就叫方樱过来。想通此节,方兰又笑了。

  过了两三天,青华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方兰教他东西他也看不进去,方兰见她跟儿子连续同房几天了,儿子还是这副模样,心里有些急了,难道儿子真喜欢上方樱了,傻儿子也会得相思病?叫方樱过来好办,可想达成儿子的愿望,那就有难了,方樱可不是傻子,她已经上初二,不是那么好骗的了。

  “宝贝,过两天妈妈再把小樱阿姨接过来住,好不好?”吃饭的时候,方兰对青华说。青华听了,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对方兰说道:“妈妈,小樱阿姨会来吗?”方兰点了点头,说小樱阿姨会来的。青华又问道:“妈妈,小姨来了,我可以和她骑马吗?”

  “不行,小樱阿姨来了,你不能跟她说骑马的事情。”方兰看上去一本正经的,青华“哦”了一声,一脸的失望,便不再说话。方兰见儿子又愿意和她多说话了,便又说道:“好儿子,如果你想和你小姨玩骑马,你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让你骑的时候你才能骑,其他的时候你不能跟小樱阿姨说骑马的事情。”青华听了方兰的话,心跳猛然加快,方兰果然答应了他,只是不知道方兰会怎么去搞定方樱,下药?方樱醒后怎么办?她还是处女,醒了肯定会有感觉的。

  青华眼睛看向方兰,却发现方兰一脸平静而慈爱地看着他。青华有些心虚,他这样利用方兰对他的关心爱护去占有方樱是不是太卑鄙了。不过想到方达明害死了姐姐,青华又坦然起来,方达明,我就要奸你的另一个女儿了。

  过了几天,方兰又把方樱接到湖山别墅,方樱很乐意住这边,一进门就是笑哈哈的。方樱住到别墅后,青华又变得活泼起来,方兰看在眼里,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把方樱给搞定。过了两天休息,吃过早餐后方兰就跟方樱说这几天她公司生意很忙,她今天还要去公司上班,让方樱在家里陪青华学习,玩电脑游戏也行,就是时间别玩太久了。这话方樱自然听得进去,让方兰放心去上班,她会看好青华的。

  方兰走了半个多小时,方樱正在教青华三年级的数学,她的电话响了,是方兰打给她的。方兰让方樱去她房间看看,她走的时候电脑有没有关。方樱接了电话后让青华自己先做几道题就去了方兰的房间。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方樱也不例外,看到方兰的电脑开着,她就想看看大姐的电脑里有什么好玩的。看到方兰电脑桌面上有一个名字叫“吃冰淇淋”的视频文件,她想也没想就点开了。文件打开的似乎有点慢,可画面一跳出来,方樱看了脸顿时涨得通红。原来大姐看这个!画面上的内容是方樱从来没看见过的,但她知道是什么。方樱的一颗心“怦怦”地跳着,她走到门口看了看门外,确认青华没跟过来后才回到方兰的电脑前。屏幕上,一个男人正躺在床上,一个女人跪在男人身上,双手捧着男人的鸡巴来回吮吸,看上去吸得津津有味。男人的鸡鸡也能吃吗?方樱瞪大了眼睛,忘了自己正在干什么。那镜头一换,女人的大屁股占满了大半个屏幕,中间水淋淋的肉穴在屏幕中间摇晃着,方樱骤然看到一个成熟女人的阴部,脸上又是一阵火烧。镜头里的男人坐了起来,趴到了女人的双腿间,伸出尖尖的舌头舔着女人红红的阴唇,然后把舌头插了进去。天啊,难道这就是性交?

  青华见方樱没回来,突然想起方兰跟他说过的话,难道方兰在她电脑上做了什么手脚?青华悄悄地走到了方兰的房门口,果然看到方樱蹲在电脑前,眼睛正紧盯着电脑画面,电脑里还传出轻轻的“兹兹”声。青华立刻想到了“A 片”这个词,没想到方兰竟然会给方樱看A 片。不过这也是引诱一个小女生的好办法,谁叫方樱好奇呢。青华心想这时候也许他应该做点什么了,要不然可辜负了方兰的“一片心意”。青华刚想迈步,又停住了。不行,方樱还小,第一次看这东西应该没什么反应。既然方兰想用这个方法把方樱拉下水,那以后肯定还会让方樱看的,只有多看了,才会让方樱的心理有变化。想到此处,青华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过多久,方樱就回到了青华的房间。“小姨,你去哪里了?我等你好久了。”青华看到方樱脸上还是一片红晕就故意问她。方樱有些心慌,不过要骗眼前的大外甥,方樱倒也不担心,就对青华说她刚刚去了卫生间。她不知道,她说话的声音都还有些打颤。

  晚上洗澡的时候,方樱用的卫生间放不出热水,方兰就叫她到她卫生间去洗。方樱进了方兰的卫生间,方兰帮方樱准备好后就出去了,因为方兰的卫生间是内卫,方兰出去的时候也没把门关紧,方樱也没想到方兰会在外面偷看她。方樱泡在浴缸里,一边哼着歌一边搓着身子,突然间,她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墙上的瓷砖中有画,那画风是古典风格的,但画里的人物的姿态却极其暧昧,虽然没有完全暴露,但一看就知道那是男人和女人的性交图。大姐的卫生间里居然装饰了这样的瓷砖,真是太羞人了。

  方樱涨红了脸,她想到了白天看到的小电影,那男人趴在女人的双腿间舔女人的阴唇。方樱突然感到自己变热了,泡在水里的身体也变得有些僵硬,一只小手忍不住地伸到了自己的双腿间。方樱不知道怎么自慰,只是学着那男人的舌头,用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还没发育完全的阴唇。嗯!哪是什么感觉?好像挺舒服的。

  方兰看到方樱自摸,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小樱,你好了吗?”方兰在房间里喊了一句。方樱被吓了一跳,手指立刻离开了她的阴唇。“噢,大姐,我就好了。”方樱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放了清水冲了冲身子,然后擦干后穿上方兰给她准备的睡裙。

  “小樱,小龙在他房间里打牌,你拿我的电脑过去和小龙一起玩一会吧。教教他怎么能多赢牌。”方樱听方兰叫她玩她的电脑,心虚的应了声,拿着方兰的电脑去了青华的房间,心里担心着方兰有没有发现她看那视频的事情。到了青华房间,方樱打开了电脑,发现姐姐电脑桌面上的那段“吃冰淇淋”视频没了。一定是大姐昨天看了忘了删了,今天回来后把它删了。方樱有些失望,刚才洗澡的时候看到那些“春宫图”又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做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白天的时候方樱并没有看完那个视频,只是看到男人趴在女人双腿间,把舌头伸进女人的阴道就把关掉了。

  “小姨,你怎么了?”青华看着方樱,他突然发现方兰给方樱新买的睡裙很暴露,样子很性感,一点也不像女孩穿的。方樱沐浴后没有穿胸衣,也没有穿打底衫,就穿了单薄的睡裙,青华还是隐隐可以看到方樱胸部的样子。要是方兰真空穿着这样的睡裙,青华肯定已经扑上去,吵着要吃奶骑马了。现在,青华只能乖乖地忍着。方樱根本没注意到“外甥”充满欲望的眼睛,她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然后就教青华打牌了。

  不知道是青华眼尖还是方樱的睡裙太大了,方樱低头的时候,青华竟然看到了方樱的乳房,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连乳房顶端那只有黄豆大小的粉红色乳头也看到了。还真是漂亮!方樱的乳房不大,与方家的两个熟女相比小得有些可怜。青华对女人乳房的大小没多少直观的概念,只是觉得方樱的乳房和那些小胸部的成年女性差不多,或许还要好一些。因为青华知道,那些女人的胸很多都是海绵垫出来的,而方樱完全是真材实料。青华做着深呼吸,尽力驱散身体里的那股欲望,他知道现在还没到占有方樱的时候。他还要装,听方兰的安排。

  方兰礼拜天又出去了,她还对方樱说幸亏有她在,要不然小龙还没人照看,方樱让方兰放心,她一定看好小龙。青华午睡的时候,方樱又溜进了方兰的房间,方兰的电脑留在了家里,方樱希望能从方兰的电脑里找到昨天看过的那个视频。方樱翻了好几个文件夹都没找到昨天的视频,难道大姐真的删了?桌面上又有一个新的视频文件。方樱点开了,是一部电影。电影开始的几个镜头就把方樱吸引住了。虽然听不懂人物的对白,但电影上有字幕。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少妇受了姐姐的临终嘱托,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生活,最后和少年发生了不伦恋情。电影中的情色片段不是很多,但画面很美,尤其是少妇和少年疯狂做爱,然后少年静静地趴在少妇的身上,那镜头深深的吸引住了方樱。

  做爱很快乐吗?方樱看完电影回到青华房间,青华躺在床上,床单只盖到他的腰间,背心向上翻卷着,露出一片小腹。本来,男人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方樱以前也见怪了。可现在方樱刚看完那三级电影,看到青华这般模样她就想起了阿姨和外甥的故事。方樱自然不可能爱上傻傻的青华,只是一看到青华她就想到那少年趴在阿姨怀里的镜头,然后就觉得身上有些怪怪的。

  以后的几天里,方兰隔天晚上就会出去一次,对方樱说是有生意要谈。其实方兰很少晚上出去约会谈生意,因为儿了的原因,方兰这么些年晚上都是陪儿子过的。不过现在开始,她晚上要“忙”了。方兰所谓的生意就是去美容院做美容,好让方樱有时间看她的小电影。方兰不出去的时候,方樱也拿她的电脑和青华玩牌。方樱已经知道方兰的电影放在什么地方了,方兰不出去的时候,方樱翻到那些电影,心里还有些痒痒的,就是不能看。方樱不知道,她已经掉进了方兰为她准备的情欲圈套。

  过了一个星期,天气骤然变热。星期六上午,方兰带着方樱和青华去商场买泳衣。方兰给方樱选了三套泳衣,有两套是比基尼,虽然不是很小的那种,但挂在架子上,看上去很性感。青华看着方樱有些青涩的身体,想象着方樱穿上比基尼会是什么样子。

  才过十点钟,天气已经热得让人受不了。一出商场,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连着远处的人影都变得模糊起来。“大姐,我们不要逛了,找个地方吃饭吧。”逛了两个商场,方樱也不想走了,就想早点回去游泳。

  回到家正好十二点钟,方樱一进门就拎着泳衣上楼去了。方兰咯咯笑着,让方樱慢点儿,她和小龙都要去游泳的。三人换了泳衣出来,方兰的身材甚为火辣,比基尼也极为性感。她的比基尼比方樱的布料还小,她的胸部那么丰满,那点东西根本遮不住什么,大部分的乳肉都露在泳衣的外面。花生米大小的乳头更是毫无顾忌地顶在比基尼上。虽然方兰选的比基尼是蓝色系的冷色调,可给青华的感觉却是血脉贲张。青华跟方兰住了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青华也不知道他在方兰身上发泄了多少次,可这时候看到方兰的样子,青华还是感到自己的血流在往下涌,感到他的泳裤在一点点变紧。青华担心,要是方樱看到他勃起的样子会不会被他吓坏了。想到这里,青华又把目光移到方樱身上。

  方樱只想着去游泳,根本没注意到青华带着淫邪的目光。方樱的乳房虽然比方兰小了很多,但却胜在样子漂亮,从比基尼上方露出的白瓷般的乳肉让她的乳房看上去像一对倒扣在她胸前的白玉碗。红白相间的暖色调泳衣给她青涩的身体凭添了几分妩媚,可爱中多了些性感的味道。青华跟在两女的身后,突然发现方樱的屁股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单薄,虽然还没挺翘起来,但也是圆圆的,只是走路的时候屁股外侧有些凹陷,想来是那里还没有产生足够多的脂肪。青华又想起在方达明家第一次看到方樱的情景,觉得方樱还是穿铅笔裤的时候屁股看上去更漂亮。

  三人走到泳池边,方樱没有从扶手下池,直接从池边跳了下去。“小心点!”方兰还没来得及出声,方樱已经入水了。因为怕儿子出事,泳池里并没有放满水。方兰走到池边,方樱已经浮出水面,对着方兰说道:“大姐,快下来,太舒服了。”说着双手在水面上轻轻划了两下,婀娜的身姿向泳池的另一头游去。方樱用的是蛙泳,在青华看了,也许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青蛙”了。青华看着方樱,阳光下,方樱的长发散在肩上,裸露的肌肤上沾着晶莹的水珠,青华的脑子里闪过几数个美人出浴的场景,但没有一个比得上这时的方樱。

  “小龙,快下吧,这里的水不深的。”方兰已经下了水,在扶手边等青华。青华看着方樱有些发愣,方兰没怀疑什么,因为以前的方玉龙是怕水的。青华默默地转过身,双手抓着扶手,背对着泳池下了水。才半身入水,方兰已经扶住了他的胳膊,生怕他再逃上去似的。“小龙,别怕,今天有妈妈和小姨在呢。泡在水里很舒服的,是不是?”看来方玉龙不但怕洗澡,还怕水。青华双手紧抓着扶手,停在了扶梯上。他要是毫不犹豫就下去了,会不会让方兰觉得他转变太快了?怕水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恐惧,不是听谁一句话就能完全改变的。还好方兰只关注着儿子的进步,完全没注意到今天的儿子开始下水的时候并没表现出对水的恐惧。见青华停在扶梯上,方兰扶住青华的胳膊轻声说道:“小龙,别怕,来和妈妈一起游泳,晚上妈妈给你奖励。”方兰的声音很轻,在另一头游泳的方樱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泳池分成两个区域,浅水处水面只淹到青华的腹上。方兰把方樱叫到了青华身边,然后对青华说道:“小龙,妈妈和小姨教你游泳好不好?”青华看着方兰点了点头。方兰托住了青华的胸口,让方樱托住青华的大腿。方兰托着青华的胸口,教青华怎么划水。青华机械地划着胳膊,脑子里全是方樱。因为这时候方樱的手臂正托着他的大腿,而且是他的大腿正面。这是青华第一次和方樱这么近的接触,也许是在水里,青华觉得方樱的肌肤比方兰更光滑。青华心想,也许这是方樱年轻的原因吧。

  青华的胳膊划得有模有样,虽然蛙泳并不是青华善长的泳姿,但青华自认比池里的两个女人要好多了。方兰让方樱教青华摆腿,方樱便伸出一手去摆动青华的大腿,结果一不小心,托着青华的那条手臂碰到了一个软鼓鼓的东西,方樱一时间没想到是什么东西,便用手去抓了。虽然隔着泳裤,方樱还是把青华的鸡巴抓了个正着。青华一下子就僵住了,然后就是方樱明白了自己抓的是什么东西,两手一松,青华发僵的下半身朝水里沉去。青华本能地抱住了方兰的身体,整个人都贴到她柔软的胸口。

  “小樱,你怎么了?”方兰抱住了青华,怕青华受到惊吓。方樱红着脸低声说道:“小龙……他太重了,我一时没抓住。”方樱的借口有些可笑,青华的下半身都在水里,根本没一点重量,要说重量,都压在方兰这边了。方兰见青华并不害怕,便让他到扶手边,让他抓着扶手,她和方樱一起教他摆腿。

  方兰的一只手抓着青华的大腿根部,另一手抓着青华的小腿弯曲摆动,让方樱也照她的样子教青华。方樱看到大姐的手抓着青华的大腿根部,立刻想到了刚才的情景,男人的鸡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真的像电影里那样吗?“小樱,你怎么了,快抓住小龙的腿教他划啊。”方樱轻轻应了声,学着方兰的样子抓住了青华的另一条腿。她没有像方兰那样抓到青华大腿的根部,只是抓住了青华的膝盖上方。青华什么也不要做,只是用心感受着他的大腿摩擦在方兰的腹上,他的膝盖摩擦在方樱的胸下。

  练习过后,方兰让方樱面对着站在青华的前面,把青华的双手搭在方樱的肩上。然后方樱向后倒退,方兰教青华摆腿在水中前进,青华有好几次都差点冲到方樱的身上。三人好像只是在教青华学游泳,但心思完全不一样。方兰是在找机会让方樱和青华产生身体接触,而方樱则想到了那些电影。只有青华完全撑握着泳池中三人的心态。不知不觉,方樱退到池边,青华假装不知道,继续摆动着双腿,半潜在水中的脸一下子撞到了方樱的胸口。“啊!”方樱突然受袭,嘴里发出一声惊呼。青华站在水中问道:“小姨,你怎么了?”方樱脸红了下说没什么,就是后背撞到墙上了。刚才青华撞在她身上的时候,方樱总觉得外甥的嘴巴亲在了她的胸口。

  三人在泳池里泡了有大半个小时,青华在两女的指导下能游出两三米,这让方兰极为高兴,以前连水都不肯下的儿子竟然学会了游泳。游泳结束后,方兰又说有事离开了别墅,方樱让青华午睡,自己又溜进了方兰的房间。青华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他的电脑。青华在方兰的电脑里装了后门程序,方樱用方兰的电脑干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方樱打开方兰的电脑,就找到了方兰存放的小电影,小电影的名字还很浪漫,叫“沙滩上的婚礼”。方樱打开了,一对日本男女走在美丽的沙滩上,男的穿着礼服,女的穿着婚纱,只是那婚纱极为性感,说是婚纱,还不如说是情趣用品。

  也许是刚才游泳的时候接触到了方樱的身体,青华看到方樱看小电影,心里顿时升起了熊熊欲火,是该他行动的时候了。这时候的方樱正专注的看着小电影,刚才在泳池里不小心摸到青华的鸡巴后,方樱的对性爱的好奇心又暴发出来,这一个星期来,除了第一次她没看完的性交,其他时候她并没有看方兰为她准备的小电影,而是偷偷看了方兰她自己喜欢的三级片。虽然方樱每次看得都浑身痒痒的,躲在卫生间里手淫,可完整的性爱她还是没看过,所以她今天很想看。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看的时候,别墅里的另一个人带着邪恶的欲望向她走来。

  “小姨,他们在干什么?”青华一句话吓得方樱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小龙,你怎么过来了?”方樱伸手去想去把电影窗口关掉,可手有些发抖,电影没关掉,反而满屏了。青华这才注意到画面上的东西,只见白色的沙滩上铺着一张淡绿色的野餐毯,一个女人躺在毯子上。女人身上的婚纱被扯开了,露出丰满的乳房,而婚纱的下摆一半被扯掉,一半被推到了腹上,两腿岔开,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双腿间,正啧啧地舔着女人的阴户,女人红色的肉穴不时暴露在屏幕上。

  因为天气热了,方樱穿着比较清凉。上身穿着宽松的汗衫,里面是白色的少女胸衣,下身穿着碎花的半裙。方樱坐在地板上,那裙子贴在腿上,看上去还有些透明。青华居高临下,正好看到裙子里隐隐可见的两条美腿。“小姨,你怎么了?”青华见方樱吓得坐在地板上,便装作看不懂电脑上的东西,又问方樱他们在干什么。方樱看到满屏的画面,一时之间忘了怎么退出,急了一身汗,听到青华问她,方樱心里慢慢冷静下来,身边的外甥虽然比她大,可智力才小学两三年级,他应该什么都不懂的。

  “他们……他们在吃冰淇淋。”方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吃冰淇淋的名字出现在她脑子里,方樱就随口说了出来。关不掉视频,方樱干脆合上了电脑。青华却不给她这个机会,走上前去又把电脑打开了,嘴里还说着:“这也是吃冰淇淋吗?看上去很好玩诶。”这时候电脑里的女人嘴里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听得方樱又了阵脸红,青华却一本正经地看着。

  “小龙,不要看了,去做功课吧。”方樱想把青华哄走,青华却装傻不肯,说数学书不好看,要看吃冰淇淋。方樱正想该怎么样把青华骗走的时候,青华却又说话了:“小姨,我想吃你的冰淇淋。”

  方樱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青华。过了好几钞钟才说道:“不行,我没冰淇淋给你吃,下面冰箱里有,要不小姨给你拿去?”

  “小姨骗人,你有的,你给我看。”青华说着蹲下身子,把罪恶的手伸下方樱的裙子。方樱吓得转身坐到了方兰床上,拖鞋一甩,整个人都爬了上去,一边退还一边说道:“没有,小姨身上真没有冰淇淋。”这时候电脑里的声音越加清晰,“啧啧”的舔吸声让方樱面红耳赤。

  青华见方樱爬上床去,也没有扑过去,而是大声说道:“小姨小气鬼,我要告诉妈妈,小姨不肯给我吃冰淇淋。”青华说得义正言辞,好像他的要求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话听上去很幼稚,就像受了委曲的孩子要向母亲告状。但就是这句话,牢牢抓住了方樱的弱点,青华知道方樱这样的小女孩肯定不想让方兰知道她偷看A 片的事情。

  方樱就这样看着青华,青华身后的电脑屏幕上,那个男人的舌尖还伸在女人的阴道里。方樱想起了她手淫的事情,那种感觉很奇特,很舒服。如果换个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有个男人舔她又会是什么样子?到哪里去找男人做这样私密的事情呢?眼前这有点傻傻的外甥不就是个男人吗?方樱看着青华,心里头闪过一个奇妙的想法。如果她不给小龙吃冰淇淋,小龙肯定会跟大姐说这件事情,这样的事情可不能让大姐知道。方樱觉得小龙平时都很听她话的,她只要哄住他就行了,而且这样还能知道男人是什么感觉。想到这里,方樱对青华说道:“小龙,你过来,小姨给你吃冰淇淋,不过你要答应小姨,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可不能告诉你妈妈。”

  青华用力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方樱的双腿,好像要穿透她的裙子一样。方樱低下头,从裙子里拉出了淡黄色的内裤,内裤上还印着粉红色的米妮和心型的图案,样子十分可爱。青华这才想起内裤的主人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女,他这样是不是太邪恶了?可一想到面前的女孩是方达明的女儿,一想到死去的姐姐,青华带着淫笑跪到了床上。怨恨和淫笑结合在一起,让青华的表情看上去极为怪异,但方樱没有看到这一幕。这时候方樱已经躺到了床上,一手掀起了裙子对青华说道:“小龙,来吃小姨的冰淇淋吧!”



                                                                                                                                                                                                                                         字数:13609 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