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蜜月惊变4
蜜月惊变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自行辨别,祝大家生活性福!

"(四)致命的威胁发自世界的各个角落




  浓重的夜幕,笼罩着美国华盛顿州的西雅图,这座号称‘波音的摇篮’的城
市沉入在闪闪烁烁的灯光里。

  这座灯火闪烁的城市,坐落在漫延起伏的七座小山上。西边太平洋的普吉特
海峡,东部的华盛顿湖,则在夜色下呈墨黑的颜色,与灯火璀璨的城市形成强烈
的反差。

  远处,那终年积雪的雷尼尔火山,在夜色里显得更加巍峨。

  这酷似日本富士山的白色小峰,给西雅图增添了美丽的背景。

  夜色漫漫,城市的街区霓虹灯染红了半边天,此时,城市正进入夜生活的高
潮。

  游人熙熙攘攘的‘唐人街’处于西雅图市区的南部,这里聚居着华人、日本
人、朝鲜人和菲律宾等亚裔,被人称之为‘国际区’。

  离那家生意兴隆的超级市场‘宇和岛屋’不远处,矗立着一幢灯火阑珊的十
层楼房。

  楼房的窗户都黑着,只有顶楼中部的一间房屋的窗户,透过厚厚的窗幔露出
些许灯光。

  英田鸠夫和他的十来个同伴,正坐在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前,都面朝着房屋
的那面墙壁。

  英田鸠夫今年三十三岁,日裔无国籍,他是国际恐怖主义组织‘黑色死亡阵
线’的二号人物,是国际刑警组织总部‘红色档案’中的通缉要犯。

  身穿亚麻短袖开襟衫,英田鸠夫理平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宽肩细腰,
显得十分英武,就像一匹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美洲豹。

  房屋的那面墙上,悬挂着八十四寸的液晶显示的超薄电视屏幕。

  ‘喂,耶尔森,时间到了,开始吧!’英田鸠夫一瞥手表,对坐在屋角的那
个高个白头发的北欧男青年叫道。

  耶尔森一按手中的控制板,墙上那高清晰度的电视屏幕便开始出现图像,环
绕立体声喇叭也旋即送来了喧嚣欢乐的声响。

  欧洲新闻联播网正开始播放‘人间天堂’节目,绚丽多姿的色彩描绘着‘艾
丽丝公主’号那富丽堂皇的船体,‘老约翰逊’码头上那如潮的疯狂人群,以及
那奼紫嫣红的鲜花和铺着红地毯的甬道……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真人一般大小的女演播员索菲娅·芭芭娜。

  ‘电视机前的朋友们,今天是“蜜月游轮”处女航的开航日,纽约港的上空
真是晴空万里,春光明媚。你们看,披着节日盛装的“艾丽丝公主”迎来了来自
世界各地的新娘新郎……’电视屏幕上,芭芭娜说,她容光焕发,笑靥可人。

  ‘混蛋!他们竟无视我们的警告,真的把游轮开出去啦?!’会议桌前,一
个皮肤黝黑的拉美血统的汉子叫道,狠狠地一捶桌面。

  ‘这些下流坯,把我们的话当作儿戏,这简直是对我们的蔑视和挑战!’英
田鸠夫身旁,一位面容姣美的西欧女郎蹙着眉,将皓齿咬得格格作响。

  英田鸠夫对部下的话充耳不闻,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脸上的筋肉绷
紧着。

  ‘……这是本世纪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轮,在这里你能享受上帝王般的生活,
这里就是人间天堂!朋友们,你们不妨随着我们摄像机的镜头,先上船去参观参
观……’

  电视屏幕上,随着芭芭娜的话音,出现了各种色调装饰的舱房,设有特大双
人浴缸的浴室,和生产流水线一般的厨房,排满各式各样名酒的仓库,金碧辉煌
的大餐厅。

  这时,镜头里出现了几个身穿超短裙的调酒女郎,她们的倩影一闪而过。

  ‘喂,弟兄们,她不是我们的黑发女郎詹尼娅吗?!’会议室里,有人认出
了一个调酒女,大喊。

  ‘对,是她,就是她!’几个认识那女郎的人,又惊又喜又疑惑地附和道。

  英田鸠夫不动声色,仍紧紧地盯着电视屏幕。

  电视屏幕上,随着在游轮上四处走动的女演播员芭芭娜,又出现了布满各种
仪表的驾驶台,船顶部的雷达和导航设施,琳琅满目、而又井井有条的机修工具
室,机声隆隆的轮机舱,巨大的双涡流四冲程柴油机。

  突然间,会议室里有人又在一群穿工装的机械师中,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

  ‘嗨,你们看,那不是我们的西班牙公牛费南多吗,他也登上了这艘船?’
发现者惊叫。

  ‘不错,就是他!怪不得,半年没见他的踪影了……’

  会议室里,那些认识费南多的恐怖主义分子,议论纷纷。

  ‘好了,耶尔森,关上吧。’英田鸠夫说,脸部的筋肉松弛了,他转过转椅
面对着他的部下。在英田鸠夫冷竣如剃刀的目光下,会议桌旁的人都缄默了,仿
佛为方才的惊诧和饶舌而羞愧。

  英田鸠夫的手,抚摸着他身旁那个西欧女郎的手背,好像在抚慰一只暴躁的
波斯母猫。

  ‘你们刚才在议论谁?我好像听到了詹尼娅和费南多,是你说的?’英田鸠
夫问身边的西欧女郎。

  突然间,他猛地拉起女郎的食指,用力一拗!‘叭’的一声,女郎的食指折
断了,白森森的指骨钻出了她那细嫩的皮肉。

  ‘啊!——’西欧女郎惨叫一声,昏厥了。

  另外几个女郎,赶忙扶起了她。

  ‘从今以后,我不想任何人再说起詹尼娅和费南多的名字!’英田鸠夫对着
目瞪口呆的人们,大吼。

  ‘头,我知道你早有安排。不过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还不动手,炸毁这艘
罪恶之船?’一个胖壮的黑人汉子,鼓起勇气质问。

  ‘不,我还不想这么快让它完蛋。’英田鸠夫慢慢地说,点着了一支粗大的
雪茄。

  ‘难道,你还想让它到处散发资产阶级的腐朽气息,让它吸引那些崇拜金钱
物欲的人们的目光,让它腐蚀全世界劳动者的纯洁心灵?’一个戴着眼镜、文质
彬彬大学生模样的波多黎各青年,尖锐地诘问。

  ‘好吧,告诉你们,要消灭这艘船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但我并不想这么快毁
灭它!让欧洲新闻联播网把全世界电视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到它身上,这时我们
再下手。我要让它在全世界电视观众的面前,起火、爆炸、燃烧、沉设!诸位,
我向你们保证,它逃不过大西洋上的熊熊地狱之火!’英田鸠夫说,徐徐地喷出
了一口浓浓的烟。

     ***    ***    ***    ***

  阿尔卑斯山麓的春天,还非常寒冷,尤其是夜间。

  暮春时节,这里还聚集着许多酷爱滑雪的旅游者,一到晚间各个山间旅店几
乎都住满了人。

  位于瑞士与法国交界处的勃朗峰,是阿尔卑斯山的主峰,也是欧洲的脊梁,
它高四千八百米,横空出世,万年积雪。在勃朗峰的山脚下,有一个叫‘野牛旅
馆’的豪华旅店。

  今天晚上‘野牛旅馆’住满了游客——他们全是查理·汉斯顿家族的成员。

  晚餐后,家族的几个主要成员聚集在二楼的客厅里。他们是老汉斯顿的三个
儿子--丹尼、麦克、杰克逊,以及大女儿艾米丽和她的丈夫道格拉斯、二女儿
琳达和她的丈夫卡加里。

  这个古色古香的客厅,家具和摆设全都是英国十八世纪‘乔治一世王朝’时
期的样式,宽大的壁炉里炉火熊熊,客厅正中的栅木地板上铺着巨大的北欧黑熊
的熊皮。这种北欧黑熊皮,由于它的项上有着象征胜利的‘V’形白毛,而显得
特别名贵。

  这时,汉斯顿家族的这七个主要成员,都坐在沙发上,盯着屋角的那台三十
三寸的‘飞利浦’彩电的屏幕。

  查理·汉斯顿创办的‘汉斯顿联锁商场’的总部大楼,建在美国纽约最繁华
的曼哈顿区,而他属下的‘联锁商场’却遍布美洲、南美、欧洲、亚洲,甚至非
洲,在伦敦、巴黎、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开罗、利雅得、香港、东京
最繁华的热市街头,你随处可见标着‘汉斯顿’字号的商场和商店。据统计,汉
斯顿家族的资产已逾五百亿美元,被美国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列为‘美国十
大首富’之一。

  老汉斯顿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和女婿,分担着‘联锁商场’的要职,他们
是这座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而八十三岁的老流斯顿仍然是众神之上的神——万
神之父宙斯。

  三十三寸的‘飞利浦’彩电也在播映欧洲新闻联播网的‘人间天堂’节目。

  汉斯顿的儿子、女儿和女婿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彷彿被这处制作精美
的节目深深吸引住了。

  突然,他们父亲的形象终于出现了——老迈的汉斯顿搀着娇美的新娘莫琳,
站立在‘铁雪龙’轿车旁,向狂热欢呼的观众招手示意……老汉斯顿和莫琳,肩
并肩走在甬道上……一个巨大的阴茎模型飞来,老汉斯顿敏捷地伸手接住,慌张
而纷乱的人群……老汉斯顿看清了手中的物件,他笑了起来,将阴茎模型捧在裆
中,他扭动着腰部,做了几下猥亵的动作……

  ‘呸!’艾米丽啐道,汉斯顿的大女儿摁了一下操纵板,关掉了电视机。

  图像和音乐声一起消失了,客厅里一片死寂。老汉斯顿的儿子、女儿和女婿
们,都低着头,好像是在参加父亲的丧礼。

  ‘唔,我看……是到了该采取那个行动计划的时候了。’一片沉寂中,老汉
斯顿的大儿子丹尼吞吞吐吐地说,使劲地捏着自己又肥又白的大手。

  ‘我早说过了,你们就是不采纳我的建议,要早听我的话,事情也不会变得
这么糟!’老汉斯顿的小儿子杰克逊,激愤地叫道,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那个该杀的小妖精,我恨不得亲手撕碎了她……’大女儿艾米丽痛苦地呻
吟着,拧着自己座位旁的锦缎靠垫。

  ‘这么说,执行这个计划,需要二百万元?这是否太昂贵了些?请你们不要
误会我的意思,我还是主张尽快施行的,不过……不过……’二儿子麦克结结巴
巴地说,神情恍惚。

  ‘不,我觉得这二百万元还是划得来的!对方说,旅费的开支、买通关节的
贿赂,都应该算入成本。还有对方提出先预付一半,存在他们在洛桑的户头,另
一半等货物批发后再兑现。一切都按我们提出的要求包装,他们都是干这行的老
手,都是讲信用的人,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小儿子杰克逊有条有理地解释,彷彿在讨论一件商务活动。

  ‘天哪,你们可是在密谋杀害自己的父亲呀!我受不了啦,我……’

  小女儿琳达抽泣了起来,她歇斯底里地掩着脸,站起身来要走。可是,她被
她的丈夫卡加里拖住了。

  ‘你不能走,这件事有关我们大家的切身利益,亲爱的你应该留下!’老汉
斯顿的小女婿卡加里强硬地说,他揽住妻子的肩,把她按到了沙发上。

  ‘这样吧,我们无记名投票表决——事情总该有个结果!我们一人一票,打
勾的表示同意执行这个计划,打叉的表示反对,打圈的表示弃权。诸位没有不同
意见吧?’一直沉默无语的大女婿道格拉斯终于开了口,他沉稳地说道,并用询
问的目光环视着人们。

  人们低头无语,沉默表示默认。

  七张洁白的道林纸——七张‘生死票’。

  七个人便各自埋头勾划,写完后将票折叠,扔进桌上的那个空雪茄盒里。

  ‘行了,现在我们开始计票。’

  道格拉斯郑重地说,七个人围拢了过来。

  七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雪茄盒。

  ‘生死票’一张张打开了,七张票上都打着有力的勾!‘

     ***    ***    ***    ***

  位于意大利中部的世界名城佛罗伦萨,被世界各地的人们誉为是聚绘画、雕
塑、音乐为一身的‘艺术之都’。

  佛罗伦萨郊外,是一片漫延起伏的小山坡。暮春时节,这些小山坡上成片的
橄榄树和葡萄园,已是一派郁郁葱葱。

  在橄榄树林深处,矗立着一座中世纪的庄园,那些拱形圆尖顶的歌特式的建
筑,沉浸在霭霭的暮色里。

  这幢建筑的大厅里,透出明亮的灯光,人影憧憧,有人在走动。

  大厅宽敞明亮,大厅的四壁上挂着一幅幅珍贵的世界名画,达·芬奇、拉斐
尔、柯罗、米勒、提香……这些文艺复兴时期大师们的作品,使你彷彿步入了一
座艺术的殿堂。

  在大厅内长方形的橡木餐桌旁,一伙人正在饕餮大餐,他们或往里脊肉酱浇
上鲜柠檬汁,或往烤肉上撒入胡椒粉和盐,在大吃大嚼的同时,他们还时不时地
喝上一口盛在大肚细颈玻璃瓶里的‘维诺’酒。这种酒颜色紫红,由茏萄酿成,
烈性不大,略带酸甜,是意大利人的家常饮料。

  这些粗壮魁伟的意大利汉子,一边吃喝,一边瞥着大厅屋角的那台‘索尼’
投影电视机。

  投影机七十二寸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映欧洲新闻联播网的‘人间天堂’节
目。

  ‘魔幻夜总会’那雍容华贵的大门,川流不息的新郎新娘步人大门……夜总
会里神秘诡谲的灯光,表演台上出现的船长……布恩诺船长和他的新娘,大副凯
德和他的新娘……晚会的皇帝和皇后,法默医生和他的新娘特蕾莎……

  ‘嘿,你们看,这不正是那个臭婊子吗?!’橡木餐桌旁,一个络腮胡子放
下手中的银叉,指着屏幕叫了起来。

  ‘对,正是她!这个烂货,我们出巨资三千万美元请她拍一部新片,她竟然
拒绝了!’有人应和。

  餐桌前,所有的汉子都停止了吃喝,目光阴郁地盯着镜头快速转换的节目。

  屏幕上出现特蕾莎的大特写,高高的颧骨上挂着新婚的喜气,化了妆的宽阔
大嘴显得特别性感……在《棕榈温泉》的主题音乐里,她的双手伸向了胸前的扭
扣……青色的长裙落地了,挣出羁绊的她开始翩纤起舞……尽管她的全裸镜头只
有一瞬间,但仍显得非常刺激。

  ‘这个妖精,我恨不得把我的家伙塞进她的嘴里!’餐桌前,那个络腮胡子
说,两手抚摸着自己的裆部。

  ‘是吗,乔瓦尼?那你为什么不在罗马逮住这只可爱的小鸟?’餐桌中部,
那个满头灰发的汉子问,调侃地看着络腮胡。

  ‘这不能全怪乔瓦尼。这个臭婊子雇了八个贴身保镖,我们可不想为了她,
引起罗马警方的大围剿。’一个秃头壮汉解释,无奈地摊了摊双手。

  ‘放心吧,朱利奥,我丝毫没有责怪你和乔瓦尼的意思!这个贱货,不识抬
举,不肯为我们拍一部传世之作,也不理睬我们的最后通谋,居然结婚去了,居
然度蜜月去了,我是不会放过她的。’满头灰发的汉子说,叉起了一块沾满番茄
酱和辣椒油的肉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教父,把这件事交给我吧!相信我,我是不会再失手的。’满脸络腮胡的
乔瓦尼恳求。

  ‘对,这件事让我们去干!我一定要逮住她,把她带到你的面前,让她接受
你的审判!’秃头壮汉朱利奥帮腔,咬牙切齿。

  ‘不,用不着你们俩,对你们俩我另有安排。我已经为这个淫妇设计好了一
个陷阱,她逃不掉的!到时候,我要她的丈夫付出他们俩的所有存款,以换取他
妻子的生命。到时候,我会让你们把她玩个痛快。乔瓦尼,我要你用你的双手,
把她的乳房捏出乳汁来!’满头灰发的汉子说,咽下了嘴中的那块肉。"